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印藝新聞 > 行業動態 > 國家下令禁止企業集體停工停產

國家下令禁止企業集體停工停產

更新日期:2019-11-14

1

河北、湖北兩省已緊急下發通知:禁止環保“一刀切”

11月5日,湖北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下發通知,就禁止環保“一刀切”行為,做好生態環保邊督邊改工作提出明確具體要求。各地積極貫徹落實,并堅決禁止環保“一刀切”行為。

湖北省配合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回頭看”綜合組相關負責人表示,環保“一刀切”行為是典型的行政亂作為,不僅侵犯了企業合法權益、給人民群眾生產生活帶來不便,更直接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形象,必須堅決反對、嚴格禁止。

在今年10月份,河北省公布在全國率先建立生態環境監管正面清單制度,首批1640個項目(企業)重污染天氣不停產!對于造紙業、包裝印刷業來說,能否納入正面清單,達標排放、自律減排、污染治理水平領先是關鍵。通過現場核查評估,要確保清單內的企業,無論是生產工藝,還是污染治理,都達到行業標桿水平。

河北省優先保障正面清單內企業生產經營活動。對納入正面清單的重點出口型企業,在完成出口任務期間,不停產、不限產。對納入正面清單的零排放、微涉氣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不限產、不檢查、不打擾。

不檢查、不打擾,并不意味放松環境監管。河北省將完善非現場監控體系,充分利用視頻監控系統、污染源自動監控、遠程執法抽查等科技手段執法,減少現場檢查頻次,加大在線監管力度。

而就在不久前,生態環境部組織調查組在山東省臨沂市明查暗訪后,通報了一起典型案例:山東臨沂大氣污染治理工作平時不作為,等到要考核問責時就搞“一刀切”,造成轄區部分街鎮餐飲企業大面積停業,400余家板材企業集中停產,20多家貨運停車場停業,嚴重影響當地人民群眾生產生活

2

國家生態環境部多次明確反對“一律關停”“先停再說”!

在10月23日的生態環境部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表示,在今年的秋冬季攻堅行動方案中,堅決反對“一刀切”。這是繼10月17日后,生態環境部第二次明確反對一刀切

10月17日,國家生態環境部官網發文指出,《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對強制性錯峰生產、大范圍停工停產等要求一律沒有涉及,堅決反對“一律關停”“先停再說”等敷衍應對做法。

環保“一刀切”,指的是一些監管部門在處理環境問題時,不問青紅皂白,不管違法與否,“先停再說”的做法。在過去兩三年的地方環保整治當中,“一刀切”做法并不少見。

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劉友賓在會上重申,在今年的秋冬季攻堅行動方案中,一律沒有涉及強制性錯峰生產、大范圍停工停產等要求,堅決反對“一律關停”“先停再說”等敷衍應對做法,嚴格依法依規做好秋冬季大氣污染防治各項工作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也于10月23日下午3時舉行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表示,企業是市場的主體,是營商環境建設的重要力量。除特定情況外,一律不得要求市場主體普遍停產停業,以切實保護企業的合法權益,避免干預市場主體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

《優化營商環境條例》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寧吉喆當日在國務院例行吹風會上表示,企業是市場的主體,是營商環境建設的重要力量。守法經營是任何企業都必須遵守的原則,也是企業長遠發展之道。

他說,行政執法機關依法對市場主體進行監管,也是履行職責。根據《行政處罰法》的有關規定,對違法行為進行查處,責令停產停業是行政處罰的一種類型,一定要依法實施。

寧吉喆指出,執法“一刀切”是企業反映強烈的痛點問題。有的地方監管中平時不聞不問,執法不力,到了清理整頓、專項整治、督查督導、年終考核的時候,臨時抱佛腳,采取一些敷衍應付、簡單粗暴的處理措施,不給需要達標整改的企業留出合理的時間,甚至要求企業普遍停工、停產等,這就給企業主體造成損失。

對此,《條例》專設一條,除特定情況外,不得要求市場主體普遍停產、停業,有利于以法治化的手段來糾正上述問題

此外,寧吉喆還強調,創新公正公平的監管方式,規范行政執法。涉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發生重特大事故,或者舉辦國家重大活動,需要特定區域、有限的區域,相關行業領域停產停業的,必須按照《條例》的規定,報請有權機關批準后,依法采取有關措施。

除此情形外,一律不得要求市場主體普遍停產停業,以切實保護企業的合法權益,避免干預市場主體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影響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的穩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生態環境部要求嚴禁一刀切,我國還首次在法律上禁止地方強制企業集體停工停產。

10月24日,我國發布首部針對營商環境優化的行政法規《優化營商環境條例》,立法切入點重點針對的是我國營商環境的突出短板和市場主體反映強烈的痛點難點堵點問題。

例如,“執法‘一刀切’是企業反映強烈的痛點問題。”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說,目前有的地方監管平時不聞不問、執法不力,等到了清理整頓、專項整治、督查督導、年終考核的時候,臨時抱佛腳,采取一些敷衍應付、簡單粗暴的處理措施,不給需要達標整改的企業留出合理的時間,甚至要求企業普遍停工、停產等,這就給企業主體造成損失。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湖南福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