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人物 > 我的書法觀

我的書法觀

更新日期:2016-07-18

發明促進人類文明,文字的待援——印刷界最有造旨的書法家,北京印刷學院書法教授袁樸專訪

IMG_0389

印刷是傳播文化的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由于印刷術的發明導致中國字代科學的大發展,西方印刷術的發明成為歐洲工業革命的前奏。

一、書法是中國文化承傳中最基本的因素書法與繪畫、音樂、舞蹈等純藝術門類不同,它不僅僅是藝術,因為書法首先是中國的文字。書法與云錦、紫砂、京劇等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不同,它雖然已“申遺”成功,但不會遺失,還是因為書法是中國的文字。

自古以來,文字就是“經藝之本,王政之始”。而文字是—個國家文化發展的母體和載體,中國文化與全世界所不同的標志無疑是獨一無二的書法。我曾經調侃說:“‘中國’與其說譯成英文‘China’,倒不如譯成‘Calligraphy(書法)’。”

在古代,書法有著豐厚的文化土壤。古來“學”字當頭,第一學寫字。春秋戰國時代,就有教人“禮、樂、射、御、書、數”六藝之說;漢代以來,一直成為中國人唯此為高、“非志士高人不能為”的境界。唐代科舉六個科目中,書法是其中之一;選官員以“四才”為標準,書法為一“才”。科舉首先看書法,與其說“學而優則仕”,倒不如說“書而優則仕”。書法是進入仕途必不可少的工具,因此古人字寫不好不得做官,做官的沒有字不好的。歷史上書史、書論中的作者,都是當朝享有盛名的文豪學者和達官貴人。

袁樸

作為文字的書法是完全實用性的,是人們生活、交往、奏事不可缺少的;但作為藝術的書法,中國古代書家追求法度,追求書卷氣、文人氣,使書法不僅成為人們用來記敘和表述思想的實際手段,更用書法來體現文人的才情和學養,所謂“字如其人”、“書為心畫”,就成為后來書家奉行的圭臬。

二、書法在當代社會的缺失和文化的誤讀

過去,古人入私塾讀書,識字、吟誦、書寫三者是合而為一的,是一個不可分拆的整體。但是,在現代教育興起之后,中國文字的整體性和書卷氣的傳統被徹底打破:文字、吟誦、書法成為不同專業;文字歸于中文,吟誦歸于表演,而書法歸于美術。識字作為必修課,書法卻成為選修課。而今研究中文的,往往不了解書法;美術學院學書法的,又不設有文字、吟誦的課程。總之,古人對于文字整體性的認識,今天已經不復存在。

一方面,近20年來興起“書法熱”,辦展覽、出書、考博士碩士、建立“書法名城”、推出書法人才等等;但另一方面,卻忽視了書法最基礎、最關鍵的幼兒訓練,把它作為選修課,耽誤了人生最重要的學書法的階段。這就必然造成人們普遍認為不寫字、寫不好字不會影響個人的臉面,書法成為少數人茶余飯后的興趣愛好的局面。一旦提筆寫字,就是奔著名利去的。家長希望孩子學書法,很多人是沖著將來成為書法家。

正因為如此,人們對于書法的認識也越來越混亂。尤其是經歷了20世紀的戰亂與運動,很多人連最基本的書法欣賞也不知道從何處看起。更不要說閱讀寫出一手好字。

當前書法發展遇到的問題在于,書法發展、延續了五千年,至今全民還在使用漢字,卻在短短幾十年中忘卻了書法———如何用毛筆寫字。因為文字與書寫斷裂,造成書法作為全民整體文化素質的缺失,對漢字整體認識的缺失,繼而造成了對書法史論的誤讀、誤解,造成了對中國文字、文化發展的誤讀、誤解。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三、今日書法的傳承

改革開放以來,科學、經濟高速發展,學校出現重理輕文現象,尤其是在學生組件取消了寫字課,代替的是奧數班、外語版,寫字課已從小學老師的課程中免去,繼而也組件在師范學院考生中免去。必考的不是寫字,而是外語和計算機。中國書法成了選修課、興趣課、和學美術、鋼琴、武術一樣,要花錢另外找老師、上培訓班才行。加上在文化上,大量吸收學習西方藝術觀念,一味模仿,并未經過消化和甄別,造成一些審美標準模糊畸形。

從20世紀初西方的鋼筆字進入中國以來的近半個世紀,硬筆字代替了毛筆,使中國書法漸漸不再具有實用性。尤其是近十多年來,電腦的高度發展和普及、這一代年青人不要說用毛筆寫字了,甚至即將遠離硬筆,進入一個無紙無筆的鍵盤時代。對年輕一代來說,中國傳統書法文化已經瀕臨一個喪失殆盡的邊緣。

今天,書法已經成為完全的純藝術、成為極少數“藝術家”的工作。“字如其人”“字如心畫”已失去了它的最終意義。文化的承傳不是一句口號。中青年一輩的書法研究與創作者,對傳承中國文字的整體性和書卷氣的傳統,是最重要的堅持者。和前輩相比,他們的堅持未免要艱難得多。中青年書法家不僅需要不斷充實和學習傳統文化,同時也需要用已有的知識,來適應和感染社會,起到引領的作用。中青年年富力強,承上啟下,有充足的精力,有著廣泛而集中的話語權。如果中青年不僅從自身做起,還可以用自己的條件,號召和影響更多的人重視國家的“軟實力”,那必將在社會上起到重要作用。

我認為,書法不僅是簡單的寫字,其深層所蘊含的是中國古人把握世界的睿智,是中國文化的一個重要標桿。由于書法與文字的關系,書法亦不僅僅是藝術所能涵蓋的,所以,今天討論和理解書法,必須將之放在文化的高度,而不是“小能小技”。在這個意義層面上,我們在書法中所要彰顯的是中國古代人文和中國現代文化的核心價值。

學習書法非一日之功,即便是科學再發達,文化的傳承和發展必須遵循它自身發展規律。文化不能遺傳和移植,也不能復制和再生,必須從小開始培養,也必須要不斷堅持,少則幾年、十幾年,多則幾十年,甚至是一輩子。孜孜不倦、點滴積累,耳濡目染、薪火相傳。我們必須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

我們對傳統的文化、傳統的書法要有敬畏之心。我認為,中華文明的象征,以及中國藝術獨特的代表,非我們自古沿用下來的書法莫屬。中國的書法擁有五千年的發展史,經過一代又一代人的承傳接力,它是歷代書法家精神的結晶,是我國寶貴的文化遺產,更是中國人智慧的“舍利子”。學習前人的優秀書法作品和專題是我們學習書法的不二之選。

QQ20160718113730

畫冊封面

點擊可查看《袁樸書法作品》正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湖南福彩开奖结果